firegarfield 發表於 2015-5-16 23:30:19

為何要讓那些保護您我的人扛責?(王士豪)

為何要讓那些保護您我的人扛責?



2015年05月15日

作者:王士豪(急診醫學科專科醫師、美國科羅拉多大學高海拔研究中心訪問學者)

「民眾的逃生口,就是消防員的入口。」在民眾尚未通報火警時,火場往往早已是烈焰沖天。打火兄弟進入火場搶救人命與打火時,面臨的是高溫、毒氣與被烈焰吞噬與隨時可能會坍塌的建築。打火兄弟,用自己的血肉之軀來冒險「救災」,試圖減少火災的損失。,其實,火災造成的人命與財產損失,主要的因素,就是火災的本身。

「快速上升高度,是高山病最大的危險因子。」您可能不相信,發生高山病風險最高的族群,竟然是山難搜救隊員!在家屬尚未通報山難時,特別是登山客失蹤,待救者所在位置,往往早已經是在偏離傳統登山路徑、連資深登山者也未必熟悉的高山野地,而要找到那些地理尺度上有如滄海一粟的失蹤登山客,不是簡單一句人定勝天就可以輕易達成的,這就是「地形與氣候的阻隔」。山難搜救隊員在家屬催促與時間壓力下,快速上升高度,兼程前往高山。順利的話,尋獲人員且平安。但有時,耗費數月才尋獲冰冷遺體,或是根本無法尋獲。山難搜救隊員,冒著自己也會發生高山病的風險,來「救災」,試圖減少「地形與氣候的阻隔」造成的人命損失。許多的死亡山難,主要的因素,其實是「地形與氣候的阻隔」。

「疲憊虛弱的病患來到醫院,被更疲憊虛弱的醫護人員來診療」這是目前在各大醫院,內、外、婦、兒、急診,常見的情況。在病患尚未抵達醫院時,傷病往往早已排山倒海而來。萬一,病患是器官老化、有如風中殘燭的老人,或是長期酗酒、嚴重慢性疾病患者,抑或是,現在醫療科技仍無法預測是否發生羊水栓塞或是產後血崩的產婦。那麼,有時就會發生,窮極一切醫療行為,而治療結果卻不如預期。急重症醫護人員在超高壓力、超長工時下,冒著自己也會發生病倒、猝死的風險,來「救災」。他們巧扮上帝,介入生、老、病、死,試圖減少嚴重疾病或外傷造成的人命損失。每一個病患到醫院,都希望身體復元,然而,許多不如預期的治療結果,主要的因素,就是器官老化的自然過程、嚴重疾病或受傷前的身體狀況,以及疾病本身無法預知的風險。

近年來,常聽聞打火兄弟在火災結束後,被指責打火不力,甚至要打火兄弟負責。更有消防局山難搜救隊員,在任務完成後,因家屬提出告訴,而飽受訴訟之苦。最近,《醫療糾紛處理及醫療事故補償法草案》,引發熱烈討論。它的精神是:「無法排除醫療事故與醫療行為之因果關係者,可獲得補償。而補償基金來源,係規劃3成由政府預算支出、醫院及醫事人員共同繳納風險分擔金亦占3成、其他來源如菸品福利健康捐等占4成。」事實上,最難以與醫療行為釐清因果關係的情況,就是器官老化的自然過程、嚴重疾病或受傷前的身體狀況,以及疾病本身無法預知的風險…等「生、老、病、死」的生命自然法則。這些看來根本不算醫療糾紛的情況,在《醫療糾紛處理及醫療事故補償法草案》的架構下,家屬或病患,如果在就醫後不願意面對現實,而提出申請,將有機會獲得一筆補償,補償金是由保護您我的血汗過勞醫療人員與全體納稅人共同負擔。

打火兄弟、搜救隊員以及醫療人員,都是社會上保護您、我的人,是寶貴的公共財,理應更要善待他們。有些社會氛圍及政府政策真的很神奇,不但沒有想到要「保護那些保護您的人」(「焦點評論:保護那些保護您的人(王士豪)」,反而,倒行逆施,要那些保護您我的人扛責!?這種荒腔走板的作為,符合社會正義嗎?搞到最後,讓保護您我的人因為心灰意冷,而紛紛離去,值得嗎?



http://www.appledaily.com.tw/realtimenews/article/new/20150515/610847/
頁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為何要讓那些保護您我的人扛責?(王士豪)

本論壇僅提供會員一個自由討論之平台,所有留言內容屬發表者個人之行為,皆與論壇無關,會員需對自己的言論行為自行負責。
如果發現有會員未經過您的同意擅自轉貼您的著作,請通知站長並提出證明,如查明屬實我們會立即處理。